均勝電子積極建設扁平多元化供應鏈 克服芯片短缺影響

                                              日期:2021-11-10 作者:吳奕萱 鄔霽霞 來源:《證券日報》

                                              V2X 官網使用.jpg

                                              今年來,我國汽車產業面臨“缺芯”、限電、原材料價格上漲等多重壓力,尤其是芯片短缺,直接導致部分汽車生產廠家停工減產。雖然供需雙方積極調整戰略,使得缺芯的局面逐步得到緩解,但要完全解決尚需一段時間。

                                              作為全球領先的汽車零部件供應商和技術服務提供商,均勝電子受外部環境影響,生產和營運方面面臨較大挑戰。針對公司的業務現狀及后續經營計劃,《證券日報》記者日前來到了均勝電子,與公司副總裁、均勝智能汽車技術研究院院長郭繼舜,董秘喻凱進行了交流。

                                              加速國內市場投入

                                              提升全球供應鏈安全性

                                              今年以來,均勝電子在保證智能電控、智能座艙和智能駕駛等領域研發投入的基礎上,進一步嚴格控制管理費用和銷售費用等,減少不必要的費用開支。據三季報,前三季度公司累計管理及銷售費用較去年同期下降約2.3億元,同比下降約8%。

                                              事實上,均勝電子自2020年中便將資源和工作重心更多投入到國內市場,提升全球供應鏈安全性,建設扁平化和多元化的供應鏈,以應對各種風險和挑戰。

                                              “2020年年底以來,全球性的芯片短缺開始影響整個汽車行業的供應鏈體系,芯片供需關系的不穩定直接導致其價格陡增,直接影響到供應鏈和整車廠的排產計劃,并導致公司物流等運營成本上升。”喻凱表示,“對此,公司積極與主機廠溝通應對,最大限度保證調產不停產,短供不斷供,實現全球分料,并積極搶購市場稀缺現貨,并在技術上尋求替代方案,在可獲得物料的前提下,通過技術手段使用替代物料。在生產管理方面,最大化實行柔性制造,換型調產,應做盡做,應用盡用。”

                                              郭繼舜表示:“作為跨國企業,我們希望立足中國、服務全球,充分借助中國在人工智能、自動駕駛、車路協同方面的技術優勢及其潛在市場規模,乃至整體產業鏈合作等層面的優勢,最先在中國形成更具有創新性、產業引領能力的產品形態,并陸續在全球平臺化應用。”

                                              此外,郭繼舜稱:“公司采取了‘核心技術中國本土化’的策略,將更多的團隊放在國內,把更多的技術研發或相關新功能的創意交由中國團隊提出并推向工程化,最終實現持續的技術迭代與升級。”

                                              據介紹,目前均勝電子在國內已具備較為完整的智能座艙、智能駕駛、新能源電控和汽車安全業務研發與制造團隊,實現了全球前沿汽車科技研發與本地化技術服務的高度協同。

                                              芯片供需逐步回歸平衡

                                              零部件企業業績有望增長

                                              全球芯片短缺究竟何時才能完全解決?

                                              全聯并購公會信用管理委員會專家安光勇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表示:“目前芯片短缺,并非是供應不足或需求大增而導致的,更多的是地緣政治的影響,很難在短期內解決。”

                                              中國銀行研究院博士后王梅婷也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時判斷,雖然目前芯片供需正在逐步回歸平衡,但要完全解決還需一年左右的時間。

                                              王梅婷表示:“去年年底以來,部分芯片供給商受電力短缺等影響出現產量下滑,芯片組裝和測試產業鏈也出現部分中斷。芯片行業投資門檻高,建設一家半導體工廠需要100億-120億美元的前期投資,至少3年才能投產,因而,新增產能至少要1年內才能增加芯片供給。同時,芯片供貨周期長,芯片生產的前端晶圓加工往往就需要數月,還需要數周、數月時間組裝和測試,目前,東南亞等地的疫情仍在干擾組裝和測試,短期內芯片產能難以恢復。”

                                              那么,汽車及汽車零部件行業接下來的發展趨勢如何?

                                              王梅婷認為:“當前,汽車行業對芯片需求量大,一輛燃油汽車需要200-600個芯片,新能源電動汽車則需要的更多,目前高端車用芯片仍然依賴博世等大型國外供應商,國產芯片企業供應高端、精密芯片的能力不足,因此,未來短時間內汽車生產規模將持續受限。但處于產業上游的汽車零部件行業,是支撐和影響汽車工業發展的核心環節。隨著未來芯片供應逐步好轉,零部件行業業績有望回升,均勝電子等競爭能力強的零部件企業業績有望快速增長。”

                                              裸体男同Gay自慰